欢迎来到色坯世界
Time:

您的位置: 首页 >> 文学小说 >> 人妻熟女

警花肉枕胡一菲-【2024年1月更新】

2024.01.05 来源: 浏览:1次

警花肉枕胡一菲-【2024年1月更新】

B市,是个沿海城市。

? ? 沿海城市的意思就是说,每天来来去去会有很多船只,交通发达,三教九流,黑道白道什麽人都有。

? ? 当然,沿海城市有着相当优势的地理优势,商业自然就发达,从而带动了多种行业兴旺发达,每天都会産生大量的税收和利润。搭上改革开放的春风之后,B市就日益繁荣,虽然不如重点开发的港口城市那麽发达,但它的税收贡献也日益增加。

? ? 经过十年发展,B市的人口达到三百万之多,每年还在递增。

? ? 人口多了,各种犯罪就开始滋生,贩毒、卖淫、走私、拐卖、盗窃……B市在国家正式把注意力转移进来之前,就被各种黑帮犯罪团伙先盯上了。

? ? 因爲犯罪团伙太多,其中不乏外来的经验丰富的大型黑帮,在B市的警察还未形成绝对的统治能力之前,他们就大量的渗透进来。十年时间,大量的警察腐化堕落,警察局长都在任上死了两个,还有五个被查处后几乎将牢底坐穿。

? ? 中央对这个城市状况非常担忧,这时我主动请缨,要来这个城市当警察局长。原本把B市当烫手山芋的几个备选人员立刻对我大力推荐,于是我获得了一些警用装备后就走马上任了。

? ? 到了B市,我一方面整顿交通治安,打击明目张胆的犯罪,很快就初步见效。

? ? B市混乱的时间太长了,几个前任的下场不用调查我也知道是爲什麽。无非就是黑帮收买,如收买不成就除掉。

? ? 想把B市治理好,想一尘不染是不可能的,但我并不是个喜欢被染黑的人,所以,我决定将黑帮染白。

? ? 于是在治理城市暗流的时候,我秘密找到了四家大型黑帮的头目,和他们陈述了B市的现状,告诉他们B市已经被中央盯上了,而且他们做得太过分,这样下去不出两年必然会遭到大清洗。

? ? B市随着重要的城市的发展进入瓶颈而受到重视已经是个不争的事实,毕竟城市之间的距离正不断缩短,从B市渗透出去的非法物资已经开始对周边城市産生了影响,而中央虽然还未派驻更强的武力在B市,但对B市流出的商品加大盘查已经不是什麽新闻。

? ? 前不久就有一批南帮的货品被截住,损失近千万。这段时间盘查变得更加严格,弄得大家日子都不好过,非常痛恨南帮。

? ? 扯着虎皮做大旗,接着我与他们约法三章,本着利益均沾的原则,让他们停止贩毒的生意,武器走私也大幅度减少,其馀的不要太过分。而我就负责给他们提供便利,民不举官不究,并帮他们逐步洗白,大家把生意转到正当行业裏来,靠垅断来赚钱。

? ? 三年过去,B市在我的治理下社会逐渐安定下来,黑帮数量大大减少。虽然税收沒增加多少,但市民对我非常满意,毕竟警察是不管经济的嘛。而我同样名声大噪,以‘铁腕’打击黑帮,整顿治安,三年内犯罪率直缐下降。

? ? 实际上,这是我利用趋虎吞狼之法让那些小帮派被大帮派吞并,利益我分三成,其馀的归出手的帮派。遇到顽固不化的,就出动警力将他们的所有头目击毙,当然,警方出手的话,利益就不能归他们了,这是我们事先的约定。

? ? B市的市场还是很大的,沒有了那些牙缝裏抢肉吃的小帮派,虽然放弃了贩毒和武器,几个大黑帮的获益依然大大增加,有了稳定可观的获利,他们对我非常满意。

? ? B市社会开始逐渐安定下来。我和黑帮都从中捞到了不少好处,黑帮得到了金钱和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尊重,而我除了这些以外,还有一项只有帮派老大才知道的‘福利’,也是我的个人爱好。我称它爲‘投名状’,这样那些黑帮的最上级头目就知道我的一些黑幕,同样也知道怎麽讨好我。

? ? 三年时间,爲了获得想要的福利,我自然也犯了不少错,毕竟这些‘福利’太贵重也太敏感了。

? ? 话说回来,火中取栗的感觉非常爽,不是吗

? ? 当然,那些成立多年的黑帮并不简单,可我也不是好对付的,爲了不出事,我从不直接出手,每次都把证据全部抹去,只留下黑帮的犯罪证据作爲档案留存,并且通过一定的反渗透把一些人打入黑帮内部,从而一定程度上监控它们。

? ? 光有一张嘴巴可不行,在与黑帮虚与委蛇的同时我建立了一支强大的警备突击队,作爲我的安全保障与威慑,其中的核心成员都是我经过严格考核的,悍不畏死还忠心耿耿,他们的武器也是我通过特殊渠道特制的,看起来很普通,威力却远超警备武器。其他的老警员嘛,自然是全部洗牌,换上一群正义感十足的年轻人。这样既能树立阳光正面的形象,又可以将黑帮渗透的人扫出去。

? ? 不过四个黑帮中,有一个叫南帮,因爲他们的地盘位置最差,同时他们也知道自己的犯罪证据被我的掌握了,我的错也全部推到他们身上,这让他们觉得很不满。

? ? “局长,南帮的家伙又开始鬧事了。”一个心腹站在办公桌前跟我汇报。

? ? “噢,哦,真爽……等一下,贱货,再用力吸,我要来了。”我用脚趾夹住桌下女人的乳头,吃痛的女人更加卖力气了,“喔……好爽。”一大股惺液灌进她的嘴裏,我抓住她的头发,让她无处躲避。

? ? 好不容易把我的精液都吞下去,我拍拍她的脸颊,她立刻用香舌把肉棒仔细清理了一遍,我一按桌下的按钮,完成任务的女人就滑到了一间密室裏。

? ? 收拾了一下,我皱眉:“又怎麽了”

? ? “南帮的人说自己的人活动空间越来越小,有一个小团伙,这几天又在街头抢劫呢。”心腹说。

? ? “这帮混蛋,贪心不足,迟早我要灭了他们。这是他们老大的意思还是他们自己不听话。”我一听大怒,用力一拍桌子。办公室唯一的一面玻璃墙外,几个年轻的警察偷偷看我在裏面发火,当然他们什麽也听不见,只知道我听到南帮的人鬧事非常生气。

? ? 自从黑帮在我的帮助下洗白后,这帮年轻气盛的呆头鹅就找不到隐藏的黑帮分子了,每次出击都是我提供情报,所以他们对我非常崇拜。

? ? “是他们自己的意思,南帮的老大还跟我们道歉,说自己也管不住他们。”

? ? “哼,算他识相,不然一个也別想活着离开B市。不过既然敢伸爪子,不管是不是他愿意,都要剁掉。”

? ? “就是,南帮的地盘就算沒其他三个好,每年也有几亿收入。如果他们不想要,分给其他帮派,他们会疯了一样给局长卖命的。”心腹开玩笑道。

? ? “別想太多了,制衡,知道吗!平衡的水面才能刮到长期的利益,就像刚才那个女人,是H公司最年轻的董事长,还是年度杂志封面人物,如果不小心计划,哪有这麽好的菜吃打破平衡会带来巨大的利益,但这是短期的,局面一乱,我们说不定连小命都保不住。”我一副认真研究情报的模样,一面教导心腹。

? ? “是!局长。”一身正气的心腹想起自己分到的秘密別墅和以前想都不敢想的美女,严肃的敬了个礼。

? ? “我和南头联系一下,沒事就出去吧。”

? ? “哦,对了,局长。”

? ? “什麽事”我打开平闆电脑,打开‘受害人名录’挑选下一个到桌下服侍我的美女,一排几十个美女的头像,上面有她们的失踪日期,多数受害者已经‘死亡’,看着真令人惋惜。

? ? “又有个美女来应聘警察哦,是个大美女呢。”心腹严肃的说着猥琐的话。

? ? “我不吃窝边草的,就放着吧。你们要是喜欢,你们几个猜拳选做搭档。”我瞄了他一眼,“记住,要在下面人面前保持形象,別漏了马脚。”

? ? 我们警局裏有好几个美女,当然这是经过多次筛选的,不但要大学毕业,听话认真,容貌也要出衆,长相一般的都下派到分局裏了。当然,除了养眼外,也是给我的几个心腹树立‘不近女色’,一身正气的形象用的。

? ? “是,局长。”心腹放下新人的招聘资料,又敬了礼,大步走了出去。

? ? 我继续挑选‘受害人名录’裏的美女,嗯,就她吧,一按按钮,又一个女人从下面的密室被机器提上来,从我的办公桌下方的空挡中升上来。

? ? 这个少女是‘DZH’公司老总的三女儿,今年才十八岁,天生丽质,清纯可人,大眼薄唇,巨乳蜂腰,我一看就非常喜欢。恰好,DZH公司的老总和梅花帮的女帮主有利益的沖突,这个妖艳的女人就绑架了她女儿,但公司老总却积极寻求警方的帮助,一面把竞标的事交给手下,所以她还是在竞标上败给了DZH公司。

? ? 美艳的女帮主一怒之下要杀死他的女儿,我知道以后就跟她提出想留下她一命。看在我的面子上,女帮主就砍掉她的四肢做成肉枕送给了我,我也给她找了另一个项目,双方皆大欢喜。

? ? 几个黑帮的头目都知道我喜欢美女肉枕,而且都是有名气有身份的美女,所以极盡手段讨好我,现在我的‘受害人名录’裏已经有十九个美女了。当然,作爲有身份的美女,她们的失踪是件大事,但在我的小心策划下,她们的失踪都骗过了公衆的眼睛,而我也以快速的屡破‘奇案’而名声大噪,私下被称爲‘美女守护神’。

? ? 少女升到了我的桌下,她清秀的面庞带着恨意与屈辱,赤裸的身体被牢牢的固定在不锈钢框架上。她的四肢都被切除,只留下美丽的头颅,全身上下只有一个口箍是唯一的装饰,口箍上有个盖子,上面有个按钮,盖子可以防止她发声,而我只要用肉棒一顶盖子上的按钮,盖子就会从两边弹开,我就可以毫无阻碍的直插进去享受她的口舌服侍了。

? ? 当然,因爲沒有了手和腿,无法保持平衡,所以给她安装一个双头的底座还是需要的,两根长长的假阳具从下身的两个洞穴深深的插入体内,缓缓的扭动着,还有一根导尿管插入她的膀胱中。钢架上连接着按钮,我可以随意的调节两根假阳具的转动和震动,还能用下面的微型电机给她的膀胱裏泵水,女人憋尿的时候身体会变得非常敏感,玩起来別有一番韵味。

? ? 抓着少女的头发,我欣赏着她屈辱的表情,慢慢的把勃起的肉棒塞进她嘴裏,一直顶到喉咙深处,接下来的事就由她自己和连在钢架是辅助运动的机器来完成,如果我不能服侍我射出来,她们就要忍耐到我下班,不过有时候我也会加班——如果她们沒让我爽出来的话……

? ? 新来的警花叫胡一菲,长得真的很漂亮,身材修长秀美,丰乳圆臀,皮肤雪白细。有着一张完美的瓜子脸,唇红齿白非常诱人,柳叶细眉显得清纯活泼,乌黑的长发柔顺披肩,一看就是清纯可人的小家碧玉。连我都觉得,除了身份之外,她与我收集的那十九个美女不相上下。

? ? 胡一菲的性格也很讨人喜欢,举止端庄大方,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十分优美,一来局裏就受到大家的喜欢。她虽然什麽都不会,却很积极主动,端茶送水,分发零食,忙裏忙外的帮忙,收拾桌面整理资料样样都很努力,有时候犯了错还会嘟起小嘴吐着香舌缩头认错。

? ? 能轻松的记住办公大厅裏几十人的名字,有时还弄点无伤大雅的恶作剧,给人起外号,所有人都非常的喜欢她。大家都是年轻人,有来就有往,她有什麽疑问困难大家都盡力帮助她,仅仅几天时间就和大家打成一片。

? ? 胡一菲的优秀不到三天就传到我耳朵裏,引起了我的注意,我在监控裏观察了她整整四天,从欣赏渐渐却对她的积极産生了一点怀疑。

? ? 我拿起她的资料又看了一遍,盯着监控。

? ? 如此优秀的女孩,居然只是二流学校的一名普通学生,父母也是很普通的小商人,朋友也很普通,交际圈也很普通,也沒有旅游、游玩之类的爱好,反而只有几个不好也不坏的普通朋友。

? ? 不对不对。我几年破案的直觉告诉我,她并沒有那麽简单,于是立刻对她进行仔细的分析:

? ? 一、她的行爲举止分明是个大家闺秀,经过严格的形体、仪态训练。这一点和她的出身背景并不相符。

? ? 二、交际能力出衆,能轻松的和不同性格的人沟通。那麽她的交际圈的狭窄也是说不通的,性格这麽讨喜的美女应该有很多被人追求的话题的,物以类聚,她的闺蜜也应该很有优秀,这点也说不通。

? ? 三、一般来说,商人比较务实,他们的子女受其影响应该更愿意和掌握实权、有影响力的人交往,但她却恰好相反,看起来与所有人都一样,而实际上与基层的警员更合拍。

? ? 这种情况更应该出现在官员的子女身上,官员行走于官场,更重视低调,甯做老二不做老大,很多不起眼的人反而更具有影响力,所以官员基本对大官小官在场面上关照得滴水不漏。

? ? 四、她问问题也非常有技巧,看起来是个对那些过往的大案非常憧憬,想成爲一个伟大警察、断案高手的正义感过剩的无知少女,但询问了心腹以后,我发现她的问题都非常的专业,直切问题的关键。

? ? 虽然独立的问题并沒有什麽特別,但串联起来,就可以发现,她在寻找我以前亲手操作过的那些案件。而这顿时让我紧张起来,我一向自诩魔术师,自信那些案件操作的滴水不漏,撇得非常幹净。但太幹净本身就是种问题,尤其在B市这样在我手上从混乱到有序的城市裏,要说我沒有一点黑幕,只要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相信。

? ? 是时候考察一下新人了,我拿起桌上的电话。

? ? ‘扣扣’我的办公室门被敲响了。

? ? “请进。”

? ? “局长。”胡一菲的脑袋伸了进来。

? ? “一菲啊,进来,请坐。”看到胡艺菲,我心中贊叹,果然是个美女啊,以我这样叼的胃口都动心了呢。要是可以的话,把她收到胯下做个性奴也不错,话说,我的两个性奴都还只是秘密的身份,再给她们添个明面上的姐妹也不错。当然,如果她……哼哼,第二十个肉抱枕就是她了,就是又给萍奴和贞奴增加工作量了。

? ? 胡一菲打开门,手裏端着一杯咖啡,她轻巧的走到我面前,有些害羞和不安,“局长,我是不是犯了什麽错,我给您泡了杯咖啡,如果有什麽做的不好的地方,先给您赔罪了,嘿嘿。”

? ? 我微笑的安抚她:“沒有沒有,你做的很好。坐,咖啡我就收下了,记你一次贿赂上级哦。”

? ? 胡一菲吐了吐香舌,坐了下来,坐姿端庄。

? ? “一菲啊,工作还习惯吗”

? ? “嗯!”胡一菲点头,“大家对我都很热情。有问题都会帮我。”

? ? “那就好,不过我们这裏大家都是公平的,每个人也有每个人的工作,你不要每天花那麽多精力做杂务,这些大家都是自己做的,而且养成被人服侍的习惯对他们也不好。”

? ? “是。”胡一菲诚恳接受,一缩瘦削的香肩,“可我现在还沒什麽工作,局长。”

? ? “嗯,这个我想好了,你先起清点一遍我们的警备物资,并记录一下它们存放的位置,然后告诉我你的意见。”

? ? 胡一菲去了,仅用了一天时间,就把物资清点了一遍,第二天就完美交卷了,还提了几个可以改进的小建议。

? ? 我看着手中这份物资清单,上面娟秀的字迹工整清晰,非常直观,几点建议也提得非常有水平。满意的点头夸奖了她一番,又让她去帮忙整理这几年积累下来的资料。

? ? 胡艺菲走出去后,我拉上百叶,在办公室裏走了几圈,感到非常不安。

? ? 胡一菲的表现果然如我所料漏出了马脚,盡管她掩饰的很小心,但那些物资裏有好几种普通人是叫不清楚名字的,还有几种除非是军事爱好者,常人很少接触的军用格斗武器护具,她却非常轻松的辨认出来。

? ? “连僞装都这麽不专业,也想学人当卧底。”我一扯嘴角,下定了决心,既然是不安定的因素,那就除掉好了。

? ? 一个心腹敲门进来,看我一脸严肃,“局长,怎麽样有问题沒”

? ? “她的资料是刻意修饰过的,对警察和军用物资非常熟悉,走路也很幹练,分析情报资料敏锐果断。根本不像那些呆头鹅所说的什麽都不懂。去,让贞奴查查她的资料。”

? ? 贞奴是我的一个性奴,擅长电脑,是个极其优秀的电脑黑客。我让她查说明这个胡一菲不简单。

? ? “是。”心腹也感觉问题严重,“局长,既然她可疑,要不要……”他做了个割脖子的动作。

? ? “当然,不过还是先查清楚,再考虑要不要费点力气。”拨开百叶窗的一角看着外头和同事聊天欢笑的胡艺菲,“她的来头恐怕不会小,可能还是个惊喜。”

? ? “是!局长。”

? ? 我的心腹们对我死心踏地,除了我和他们利益共享之外,我制造案件和销毁证据的能力令他们五体投地,包括我在内把每个人都洗得白白的,这对他们这帮手头上几条人命,身价过千万的普通人来说太重要了。

? ? 几天之后,胡一菲从整理的资料中发现了一些缐索,但她沒有说出来,我的一个心腹刻意观察之下,发现她带了一个僞装通讯装置。她正在飞快的接近事实真相,只要她再大胆一点,就能拨开那一堆毫无破绽的证据看见那一根若有若无的缐索。

? ? 我欣赏的观察着她,沒有采取任何措施,因爲有耐心的猎人从不介意一两块骨头的,等到我收网,她就会发现一切都晚了。

? ? 相反,我还盡可能的给她提供帮助,告诉她想要的情报。平日除了和大家打招唿外,我还额外的对她嘘寒问暖,下属们都看出来了,我对胡一菲似乎有点意思。

? ? 于是在我的心腹策划推动下,一群自以爲浪漫的年轻人就开始传出我们的谣言,然后就开始帮我出主意。

? ? “你看你看,局长又去找一菲了。”

? ? “当然了,局长才三十多岁,就管理这麽大一个城市,到现在也沒找女朋友。”

? ? “要我说啊,局长和一菲男才女貌,珠联璧合。”

? ? “是啊是啊,局长事业有成,也该成家了吧,不然把青春都耗在工作上多不好。”

? ? “哎,局长真是木讷啊,整天和一菲姐谈正事,怎麽会有进展呢我们队长都上厕所一个小时,这样主动给他们提供机会了。他怎麽还不懂把握!”

? ? “就是啊,真是急死人了。要不我们明天订一束花写局长的名字好不好。”

? ? “不行啊,局长怎麽可能会去买花,傻子都知道是假的。”

? ? “幹脆给他们在情侣餐厅订个包厢,到时候再傻局长也知道怎麽做吧。”

? ? “哎,好主意,吃完再让服务员送上两张电影票。”

? ? 办公大厅裏女警员不少,胡艺菲自然不会听不到风声,那些我对她有意思的言论自然了解得一清二楚。不过她并沒有放在心上,以她的容貌和素质,追求自己的人可以从自己家排到学校,对付这些狂蜂浪蝶和言论她已经驾轻就熟。再说这个呆头呆脑整天只知道工作,又沒什麽情趣的局长想追自己,真是难比登天。

? ? 而自己却在两人之间这种似有若无的暧昧关系中得到不少好处,有了他主动接近,自己果然发现他不是一尘不染,就说嘛,B市这样的龙蛇混杂的城市还一身光辉形象,怎麽可能!只是他玩手段十分有水平,自己暂时还沒有实际的证据罢了。

? ? 等着吧,不用一个月,我就能掀开冰山一角,证明自己的能力,爸爸和外公一定会大吃一惊的。胡艺菲心说。

********

? ? 这栋警局办公楼裏有个秘密的地下室,地下室裏是我的两个性奴和十九个肉抱枕的工作场所和住处,有两条秘密通道,一条通往我的桌下,一条通往不远的一个民宅。贞奴是我的情报专家,超级黑客,非常擅长分析情报。萍奴嘛,是个医生兼护士,负责帮我‘剪枝’和护理肉抱枕,她们非常喜欢自己的‘工作’,也对我爱得死去活来。

? ? 深夜,我依然在通宵工作,这对大家来说已经不是什麽奇怪的事了。

? ? “主人,萍奴好想你……嗯,好棒,好久沒有服侍主人了……唔,真好吃……”萍奴把一份文件放在桌上,猴急的跪在我面前,拉开我的裤子拉链,卖力的服侍我的肉棒,不时的回头看监控上和女警员打鬧的胡艺菲,那温馨和谐的场面让人露出由衷的笑容,“主人想把一菲姐姐也收了吗”

? ? “有这个打算,具体情况要看贞奴的调查了。”我抚摸着萍奴的头发,她更加卖力的吮吸我的肉棒。

? ? “主人的眼光是不会错的,贞奴已经证实了主人的猜测。”萍奴崇拜的看着我,示意那份文件就是我要的资料,湿漉漉的双手飞快的套弄肉棒,“这次主人打算变什麽‘魔术’呢”

? ? 翻看了一下文件,我仰躺在椅子上,闭上眼睛放松的享受萍奴的服侍,“这次的观衆来头不小啊,想让观衆相信,当然是难度最大的近景魔术。”我爱怜的捏了一把萍奴的脸颊,她总是那麽善解人意。

********

? ? “局长,如您所料,这个胡一菲果然有问题。”几个心腹一起来到我的办公室,因爲他们拿到贞奴的资料,知道问题严重了。

? ? 我看着胡一菲的资料,“胡艺菲,女,二十六岁。T市侦查大队队长胡大勇的二女儿,哼,来头真不小。”胡大勇虽然只是侦查大队队长,但岳父却是TH省的省长,还是中央常务委员,老革命家,影响力巨大。

? ? “啧啧,从小就对破案有着浓厚兴趣,曾爲父亲破过三件大案,摧毁两个跨国的武力犯罪团伙,牵连市级高官达五人,其馀小鱼小虾超过五十人。”我看了一眼面前的几个心腹,他们个个头冒冷汗,“擅长格斗、枪械、开锁、分析情报……”

? ? “局长,怎麽办”胡艺菲的身份一曝光,所有人都不敢乱动了,但不动她,迟早她会把我们这条船掀翻了。

? ? “这几天她调查得很紧,开始怀疑H公司女董事长失踪案了,如果她真的有这麽厉害,再这样下去我们就麻烦了。”

? ? “怎麽办当然是这样。”我点了点平闆电脑,露出兴奋的笑容,“我的第二十个性奴就是她了。”

? ? “可是,如果动了她,肯定会被调查的,要是上面正式派人来……”

? ? 另一个心腹打断他的话,“你知道什麽,既然局长想要她当性奴,自然就有把握了。”

? ? “哈哈,那就恭喜局长了。”所有人都放松下来。

? ? “局长,胡艺菲擅长格斗,我担心拿不住她,万一出点纰漏就麻烦了。而且她身上有僞装的通讯设备,要是动手拿下她,会不会……”

? ? 我拿起电话,拨了个号:“喂……那几个不听话的小孩该打屁股……嗯,那明天下午吧,你去取点钱,帮我买块真皮,我要定制一个包。对了,我明天要帮邻居买一箱婴儿用品,让快递送货上门。”

? ? 挂掉电话,心腹们都服了,一举数得,自己还一点疑点都沒有,“局长就是局长,这麽大的买卖都像在网购。”

? ? “谁说像网购了,我就是要网购。”我冷笑着,“阿明,告诉记者要全程跟踪。接下来……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……”

? ? 第二天中午,我吃了饭走回办公室的路上,看见胡艺菲还在电脑上查资料,四周的同事要麽在吃饭,要不就趴在桌上午休。

? ? “哎,忘记了。一菲。”我走到胡艺菲身边。

? ? “局长,您找我。”胡艺菲站了起来。

? ? “哎,坐坐,是这样,我邻居王太太刚生了孩子,不方便出门,想让我去帮忙买点婴儿用品。你看我哪有时间,听说现在网购很流行,还能送货上门,你会网购吗”

? ? “会啊。我经常在网上买东西的。”胡艺菲打开淘宝。

? ? “那什麽牌子好,尿片,还有这个这个……买一箱好了。听说婴儿要用好多东西……奶粉也一箱……奶嘴,也一箱好了。”

? ? 胡艺菲扑哧一下笑出声来,“啊,对不起,局长,奶嘴只要几个就好啦。”

? ? “哎呀,我沒养过孩子,也不知道这些。”我脸上有点发烧,让人看笑话了。

? ? “局长工作那麽忙,不懂养孩子很正常的,只要这些,这些,这个拿五个……这样就好了,一共一千七百元,我跟商家商量下包邮,送货地址写哪裏好呢”胡艺菲热情的帮我挑选。

? ? “就我们警局就好啦,收货人写我。”

? ? “嘻嘻,卖家一定会吓一跳的。”胡艺菲和卖家商量了几句,用自己的网银买了下来。

? ? “哎呀,真是谢谢你了。”我点了现金给她。

? ? “局长客气了,如何还需要什麽帮助就找我。”胡艺菲抿着红唇露出甜美的笑容。

? ? 公共办公室突然警笛大作,所有人立刻跳起来,熟练的穿装备,拿武器护具,我也拿了一副穿戴起来。在我的训练下,整个警局就像一个高效的有机整体,就算情况不明,大家也会做好出警准备。

? ? 一个警员跑过来跟我敬礼。

? ? “发生什麽事要拉特警警报。”

? ? “报告局长,东南路的一家银行被抢劫了,当地的警察配合我们的便衣特警把匪徒暂时堵住了,匪徒有三人,带着手枪。调度中心正调派人手封锁交通。”

? ? “居然还有人敢在B市动武。走!让那些犯罪分子知道我们的厉害。”我大步走出去。

? ? “是!”警员们大声应和。

? ? 刚走到门口,“局长,等一下。”

? ? “什麽事”我停了下来。

? ? 胡艺菲追了上来,“局长,我也想去。”

? ? “你不行。”我严辞拒绝,“一菲,你刚来,什麽都不懂。所有出警的警员必须通过格斗、枪械的训练考核才能参与有枪的案件。”

? ? “我,局长,求求你嘛。”胡一菲被噎住了,这些她当然都会,但她当然不能暴露自己的能力,不过女孩子总有办法,她就使出了撒娇的手段,抓住我的手臂,悄悄用坚挺饱满的酥胸色诱我。

? ? “不行就是不行。一菲,这不是儿戏,B市的匪徒有很多是亡命之徒,这类案件通常都很难保证所有人的安全。”我继续引诱她,根据资料,她是个非常有冒险精神的女孩,很希望找个大案件展示一下自己的能力,而不是在背后做幕僚。

? ? “局长,求你嘛,人家就呆在后面,绝对不会靠近,好不好。”

? ? “局长,就让她去吧,让她呆在二缐不靠近就好了。”胡艺菲的人缘非常好,看她哀求的样子,有人在后面帮腔。

? ? “对啊,三个持手枪的匪徒而已,我们光毙都毙了几十个了。”

? ? “哈哈哈,敢在B市鬧事,他们还嫩了点。保护一菲肯定沒问题的。”

? ? 我不悦的一甩手大步离开,大声骂道:“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胡鬧,谁敢违反规定,我就处分他。”

? ? 胡艺菲呆在原地,无奈的看着一个个全副武装的警员从身边经过。最后一个是特警队的队长,他对胡艺菲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悄悄跟着自己。胡艺菲立刻会意,装作若无其事的跟上来。

? ? 几辆警车唿啸着赶到现场,我下了车,几名戴着墨镜的便衣拿着枪躲在几辆路边的车子后面正和匪徒对峙。一些平民远远的围观,几位记者拿着摄像机在老远处拍摄着。两个记者看到我下车想过来采访,被拦在外面。

? ? “局长。”一个便衣过来和我汇报,“裏面有三个匪徒,其中一个被弟兄们打伤了,不过伤不重。”

? ? “人质的情况怎麽样匪徒有什麽要求”我更关心人质的问题。

? ? “匪徒抢了三袋钱,裏面有十几个人质,还有一个孩子。他们要求让开道路,给他们一辆银行用的防爆车。”

? ? 几辆车上的警员都下了车,长短武器对准了银行大门,还有特警去占领制高点,一瞬间匪徒的唯一出路都彻底封死。

? ? “外面的人听着,不想她们死,就按我的要求做,不然我每十分锺打死一个人。”裏面的匪徒看到这麽多持枪警察赶来,立刻紧张起来。

? ? 我看到特警队长向我眨眼,依稀看清楚躲在车子中胡艺菲的身影,满意的拿过扩音器,“你们不要紧张,我是B市警局的局长。请你们不要伤害人质,一切都好商量。”

? ? “放屁,你们以爲我什麽都不懂!快点,不然下场就是这样。”银行的门开了,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哭泣着跑出来。

? ? ‘砰!’一声枪响,女人胸前爆出一朵血花,乳腺都被打碎一块喷了出来。女人发出一声惨叫摔倒在地。

? ? “混蛋!”我顿时大怒,一巴掌把汽车前盖拍凹了一块。

? ? 三个警员拿着防弹盾牌沖了过去,把女人拖了出来,一检查,心髒从后心打穿,她已经沒救了。女人还未死去,在地上不停的抽搐着,鲜血从身下蔓延开来,一只无力的手擡起想抓住什麽,但很快垂了下去。

? ? 我沈重的拿起扩音器:“我答应你们的要求,请你们等待十五分锺,车子已经在路上了,马上就到。”

? ? “好!我等十五分锺,如果你们敢骗我,我再打死三个人给你们瞧瞧。”

? ? “请你们不要伤害人质,我来当你们的人质,交换他们。”

? ? “你以爲我们是傻瓜B市的警局局长一身横炼功夫,不用手都撂倒七八个人,让你进来我们三个就都別活了。要换可以,让那个娘们当人质。”

? ? 我顺着匪徒指的方向一看,胡艺菲就站在警车旁边观看情况。

? ? “不行。”我断然拒绝了。

? ? “不行”又一个少女被逼着跑出来。

? ? “等一下!”

? ?‘砰’,她的后脑被开瓢了,脑浆迸裂,像豆腐花一样洒落一地,鲜血像喷泉一样。

? ? “好,我来做你们的人质。”胡艺菲终于忍不住了,从警车后走出来。

? ? 我转眼看见胡艺菲走了出来,生气的质问:“胡鬧,谁让你来的。快回去!”

? ? “局长,让我去吧。”胡艺菲诚恳的请求,看到连续两个女人被枪杀,她非常难过,决心亲自让他们尝尝厉害。

? ? “不行!”我依然拒绝,牢牢的抓住她的胳膊不让她走。

? ? 这时匪徒们的喊话又来了:“快让那个娘麽过来,不然我就带这个孩子走。”

? ? “妈妈,妈妈!”小孩子被恐怖的杀人场面吓得直哭。

? ? “局长,让我去吧。我会小心的。”胡艺菲哀求道。

? ? “你要小心。”我沈重的深吸口气,“你们给她准备一下。”

? ? 几个警员走过来,拿着几个东西给她演示。“这是手铐,不过我们改造过,只要按住这裏就能把它解开,这是通讯器,塞在耳朵后面,有效距离一公裏,现在的匪徒都很有经验,这个是戴在前面给他们扔掉的。还有这个……是定位器,药水浸泡一下用专用枪打入你的手臂裏,不会影响你活动,除非他们有特殊装备,否则不会发现。”

? ? “这个我来。”我接过定位器,用药水蘸了一下,擡起胡艺菲的手臂,认真的看着她,“你真的要去,如果你不愿意,我们可以想其他办法。”

? ? “局长,来吧。”

? ? ‘咻’,定位器打入她的手臂中。

? ? “一定要小心。”

? ? 胡艺菲戴着手铐走进了银行,过了一会,人质纷纷跑了出来,这次匪徒并沒有开枪。五分锺后防爆车到了银行车库,匪徒们带着胡艺菲在我们射击死角上车,汽车唿啸着开走了。

Tags: